首页 > 扶桑神谕 > 国产动画文化传播中的缺失

国产动画文化传播中的缺失

更多

  从好莱坞大片的引进到韩剧的热播,从《佐罗传奇》到《大长今》,美国文化、韩国文化等异域文化长时期充斥着我们的荧屏。《大长今》及其带来的“长今文化”引起了国民的重视,食疗、针灸等传统的中医疗法由一部家喻户晓的韩剧传遍了整个世界,而作为有着几千年悠悠历史的中国文化却只能望“韩”兴叹。再看我们的少儿领地——动画片市场,《僵尸新娘》、《鲨鱼黑帮》、《海底总动员》、《千与千寻》以及经典的《猫和老鼠》、《机器猫》等一部又一部的来自美国和日本的动画片也日益将我们的动画片市场瓜分殆尽。而载有传承中国文化之职的国产动画片也和我们的国产电视剧一样,在面对汹涌而来的外国文化侵袭时显得有点力不从心。

  传播中的“不对称”现象

  跨文化传播是人类共同进步的重要条件,但不同文化间的交流和交往往往是在不平等的情况下进行的。跨文化传播的“不对称”现象,指的就是文化传播强国和文化传播弱国之间在文化交流中的不平衡、单向度境况。即引进文化要素的数量大于输出文化要素的数量,外来文化对本国的影响大于本国文化对外国的影响。

  长时期以来,国产动画片的受众群一直被定义为15岁以下孩子,于是在国产的动画片中“说教”占据了很大的成分,普遍节奏较慢,缺乏时代气息,故事不吸引人,缺少幽默感,从而丧失了很大的一部分受众群。而美国迪斯尼的制版原则是“片子是要给全家人看的”,他们在题材、手法上很有针对性,制作上也极求精良。日本动画则注重深入刻画人物的内心世界,注重时尚品味。在这种情况下,国产动画片只能节节后退。据统计,目前国产动画年产量不足1万分钟,仅及日本的1%。日本人均拥有国产动画5-8分钟,而我国只有区区0.0012秒。国外动画在中国,曾一度创下90%以上的市场占有率。在对京、沪两地数千名大中小学生进行的动画市场问卷调查中,高达80%多的青少年,最为推崇的是日本动画,而国产动画却难觅踪影。外国动画垄断中国市场的现状与后果,由此可见一斑。

  国内市场慢慢地被侵蚀,国外市场中更是找不到国产动画的安身之地。在国产动画中很少有“大制作”,一年生产出来的几部动画片也都由于画面、技术等各种原因,无法打入国际市场。与此同时,宫崎峻班子制作的《千与千寻的神隐》前后花了518天,换来了一周票房28亿日元的成绩,更是拿下了2001年柏林金熊奖,2002年奥斯卡最佳动画片奖。美国迪斯尼及梦工场等大公司更是在推出一连串经典动画片之后,又推出了《怪物史莱克》、《海底总动员》、《鲨鱼黑帮》等高票房收入的动画片。这些动画片在打入中国市场的同时,也将带有强烈美国文化色彩和日本文化色彩的观念形态带入了中国孩子们的脑海当中。

  国产动画片在此时也感到了惶恐,于是一部又一部的动画片被生产出来,但是这些动画片一经出炉就不难发现已经被打上美国动画或日本的动画的烙印。在《宝莲灯》和《哪吒传奇》这两部近年来的优秀国产动画片当中,都不难看到“小英雄+小动物帮手”这样典型的迪斯尼动画模式,在另一部热播的动画片《胡图道理》中也可以看见日本经典动画《蜡笔小新》的影子。

  不可漠视的“动漫文化”传播

  动漫文化和我们其他方面的文化一样,它的发展是深植于社会土壤的大环境之中,所以就其根本而言,其发展不可能脱离整体地缘文化的影响而独立于社会现实之外。每个国家在制作自己的动画片时都是基于自己本身的文化传统及文化习性。

  拿美国来说,作为一个从原野里创造出来的国家,美国在资源丰富亟待开发的早期,机会虽多,可是蛮荒未辟,所以必须奖励个人独立创造的性格,凡是囿灭个性发展的各种因素都被视作当时拓殖精神的阻碍,加以贬责,由此形成了美利坚民族的特殊性格:对自己深信不疑,把依靠自己作为哲学信条。这就使得美国的动漫电影和动画片始终偏向于男性成人漫画,个人英雄情结的现象比较突出。而冒险是美国文化的另一个显著特征。美国人的格言是,不冒险就不会有大的成功,胆小鬼永远不会有大作为。所以在美国的动画片当中,富有冒险精神的动画片野战有了很大的比重,海盗、森林冒险都是美国动画的特色,在这样的情节中火爆打斗场面是必不可少的,这也如美国一贯名目张胆地声称的那样是“坏人”就得打,就不值得可怜。

  而日本是一个善于模仿和学习的民族,日本动画也是由模仿起步。以民族立足,远师迪斯尼,近学中国。日本是个资源贫瘠的岛国。由于生存不易,所以日本人的危机意识相当强,这一方面使实用主义在日本民众的脑中根深蒂固,外在则表现为利益至上和日本传统的团结合作精神——因为只有团结合作才能使民族在这种贫瘠中生存下去。另一方面资源的匮乏也在一定程度上将自卑感深植在这个民族中,在表面上则表现为遇事容易走极端的情绪化的民族性格。这种对未来的不安定感造就了一种弥漫在日本文化传统中的悲观。在动画中则表现为宿命论的横行。战争一直都是日本动画所偏爱的主题。但和美国动画中总是“好人打败坏人”不同,日本动画中无论是人类之间的战争还是人类于外星人之间的战争,善与恶的界线并没有那么泾渭分明,在日本动画中,发动战争的一方往往有着所谓的“不得已的苦衷”。于是便有了为了让人类唾弃战争而去发动战争的动画角色。格伯那的“培养分析”观点认为“传播内容具有特定的价值和意识形态倾向,这些倾向通常不是以说教而是以‘报道事实’、‘提供娱乐’的形式传达给受众的,它们形成人们的现实观、社会观于潜移默化之中。”动画片在我国的受众群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以青少年为主。这种外来的动画作为一种人文思想的表达形式,也在时时刻刻向他们灌输着各式外来的思想观念,其中有好的,比如说日本动画片中强调的团队精神,美国动画片中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但也有糟粕。比如流行于日本战争主题动画中的“战争没有绝对的对错”的思想和美国动画中过分强调的“个人主义”,而这种思想往往更具有欺骗性,也最容易让缺乏辨别能力的青少年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下来。

  同时,在这样的潜在的文化传播中,还极有可能出现一种“文化异化”的现象。在这里要谈到的是美国迪斯尼版的动画片《花木兰》。“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花木兰替父从军这个典型的中国式的传奇故事在1998年被迪斯尼公司制作成了动画片《花木兰》,并在美国、中国、新加坡等地热播。片中的花木兰虽然还是代父从军,但是无论从故事的主题还是人物形象的刻画都被强烈地涂上美国色彩。在《花木兰》中,花木兰长着美国人心目中的“中国式的细长眼睛”,行为却充满了美国式的叛逆精神,这个好莱坞版的花木兰不但谈起恋爱、与皇帝拥抱、和父亲亲吻,就连她的老祖母都具有了美式的幽默,在得知木兰遇到得意郎君时高呼“下次可要招我去当兵”。同时,故事的主题也发生了改变,中国传统的木兰从军突出的是一个“孝”字,但是动画片里的木兰已经成为了“女性价值的追求者”这在木兰的性别被曝光后,她承认自己这样做并不是仅仅为了父亲,而为了“实现自我”,片中插曲“什么时候我才能展现那个真正的自我?”清楚地表明了一点。动画片《花木兰》虽然保留着中国传奇的基本故事情节,但又被赋予了崭新的美国式文化含义。这可以说是在跨文化传播中出现的不同文化的“杂交”、“混血”,也可以说是美国文化在对外来文化的“美国化”过程,在这里,美国文化在不停地改造着外来文化,并据为己有。随着类似于这样的“大片”的播出,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青少年乃至成人都会“潜移默化”的接受这种已经被“美国化”后的中国文化,而将这种“杂交”后文化理解为中国的传统文化,这样产生的后果就很有可能导致文化殖民和文化被同化的危险。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在文化的传播过程当中,民族的东西往往是最受欢迎的,西班牙的斗牛、非洲的桑巴舞、中国的水墨丹青之所以享誉世界就是因为它带有了强烈的民族色彩。在世界文化交流中生命力强、最让人叹为观止的都是那些民族性很强的东西。但是由于文化传播权力和文化传播资源分配的“不对称”性,在全球传播化体系中,存在着严重的文化传播生态危机。身居全球文化中心的美国文化和其他强势文化不断向外扩张,而弱势文化如果受制于这种文化的霸权,必定无法将自身的文化能量释放出来,反而会被逐步地同化。在对本国文化传承及跨文化传播中,只有坚定地发扬本民族的特色才能抵制外来强势文化的入侵,而这也是我们国产动画片在跨文化传播中所应承担之责。

  首先,在题材上可以更多地选用古典民间传说或名著对其进行改编。现在的动画片市场盲目“跟进”国外动画片,大搞“神魔片”、“武打片”、“科幻片”,而忽视了那些蕴含着我们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题材。其实,民族题材的动画片并非没有市场,关键是看动画师们如何去演绎。曾在1983年获菲律宾第二届马尼拉国际电影节特别奖,1988年获法国第七届布尔波拉斯文化俱乐部青年国际动画电影节评委奖、宽银幕长动画片奖的经典国产动画片《哪吒闹海》就取材于我国的古典名著《封神演义》。最近收视率最高的动画片《西游记》及《哪吒传奇》也均来自于我国的古典名著。

  其次,在画法上可以尽量发扬“中国化”的美术风格,而非大量运用电脑绘画特技。20年前经典的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采用的就是传统的水墨画画法,整个影片都是运用中国画水墨淡彩的绘画手法来绘制的。观众在观看时,除了被“寻母”情愫所感动外,还欣赏了一幅幅齐白石大师的国画作品,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和艺术感染力。整部动画片徜徉着江南水乡的清新,不但给当时的孩子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给国外的动画制作者带来了震撼并影响了早期日本的动画片,例如《聪明的一休》。另一部经典动画《九色鹿》是敦煌莫高窟洞内的一副壁画《鹿王本生》的演绎,在绘画过程中保留了中国古代佛教绘画的风格,画面朱紫浓妆淋漓,衣衫动荡流转,有着繁华落尽的唯美画面,被诸多不同年龄层的动画爱好者奉为看一次感动一次的经典动画。

  第三,在背景音乐的选择中也可以加入民族化的音乐因素。《哪吒闹海》中运用的传统京剧烘托出的打斗场面,不但起到了渲染气氛的作用,更是用中国化的手法刻画了个性鲜明且具有反叛精神的小英雄哪吒。在《山水情》中,杰出的水墨技法配上出自大家之手的古琴技艺,勾勒出中国的道家师法自然和禅宗明心见性的灵感,折服了无数中外人士。

  民族的东西往往是最有生命力的。我们的动画片不但起着对青少年的启蒙作用,更重要的也是我们对外宣传的一个窗口。今天,网络已经成为一种新的文化传播载体,这种新媒介的产生进一步促进了全球文化的传播和文化资源在全球的流动与重组,传统的文化传播理念受到了严峻挑战。各国间的文化以不同的载体更轻松地往来游走于互联网之间,这就使得单纯的限制国外动画片的进口及播放时间等行政性命令的作用受到了限制,也要求我们的动画产业要生产出高质量且有民族特色的动画片。

  在这里还要谈到的一点是,我们说到的“具有民族特色”的动画片并不是要抛弃现代数码等高技术而去过分的强调本土文化资源,图解式、简单化的诠释传统文化,多元化的存在是动画片能够获得丰富发展的最重要的基础。全球化既不是“美国化”也不是“中国化”,如果我们只强调“本文化”的优越而无视“他文化”的存在,只强调“本文化”的“纯洁”而反对与“他文化”的交流和交往,就可能发展成为一种以自我为中心、拒斥异质文化存在的“文化孤立主义”,这不但不利于多元化的发展,更不利于民族文化的保护与创新。理想的国产动画片应该在技术上不断地完善自己,在面对国外诸多优秀动画片时“师夷长技以制夷”,但这种学习应该把握在正确的传达民族传统文化的基础上,不应使观众特别是青少年对自己的民族文化产生任何的曲解。同时也应该注意到我们谈的“中国文化”是在“世界”基础上的文化,在这里,宫崎骏的《千与千寻》可以给我们以启示,在这部奥斯卡最佳动画片中,讲述了一个日本小姑娘的心灵历险故事,无论是画面的制作还是场景的设置完全是在日本本土文化范围之内,但是该片关注的却是人类共通的东西即成长的烦恼,影片主人公心灵上经历的东西,无论哪个国家的孩子都有可能碰到,这就是艺术能够引起共鸣的本质特征,也是中国国产动画在进行“文化输出”过程中还要保持本民族特色所应借鉴和学习的地方。

< 上一篇: 下一篇 >:
最有用的评论 最新评论
我来说两句